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逸云中文 >> 独宠丑夫 >> 买地盖房子

何西村的百姓,今天就像是过节了一样高兴。

他们村子里,如今可是出了一个大人物了!

蒋震非常非常厉害,出去一趟,竟然弄回了一艘……不不,几艘大船,他一下子,就成了一个大商人了!

蒋震现在,估计比赵大户更有钱。

当蒋震只比村里人稍微富裕一点的时候,大家还可能会嫉妒他,但当蒋震的身家远远超过村里人,他们却不会再去嫉妒他,反而会仰望他。

这会儿,村里人就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而当他们看到蒋家人的时候,便是心里最后的一点不甘也消失了。

跟蒋家人相比,他们其实没什么啊!

看看,人家蒋家,可是把一个金菩萨赶出去了,相比之下,他们只是没有提前交好蒋震而已,真算不得什么。

看到蒋家人垂头丧气的样子,很快便有跟他们关系不大好的人上去说话了。

“蒋成才,你知不知道今天蒋震的船来了啊?”一个和蒋成才一个年纪,从小就和蒋成才有矛盾的年轻男子对着蒋成才道。

“什么船?我没看到!”蒋成才没好气地说道。

“你当然看不到了,这边的河太小,那船开不过来,所以停在运河里了。”那人笑道。

“是啊,蒋震的船真的太大了,从船上,还搬下来很多很多东西。”旁边有人道,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说了起来。

“蒋震还不止这么一艘船呢,人家有好几艘!”

“蒋明何春生几个,今天从船上拿下来的东西就值十几二十两银子了,你们说他们这趟赚了多少?”

“听说就这么一趟,他们每个人都赚了差不多一百两银子!啧啧,蒋成祥以前在码头上,每个月只能赚二两银子吧?”

“这些人都赚了这么多,蒋震该多有钱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在蒋家人面前说了一通,把蒋家人的脸色说地越来越黑。

“这不可能!蒋震他一定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蒋老太大声道。

“咱们村里人都瞧见了,怎么可能会骗人?”来人道,施施然地离开了。

蒋家人面面相觑,郁闷地回到了家里,而这时候,跟他们家比较亲近的人来了,总算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们说了个清楚,又劝起来。

“你们想开点……”

“以后还是别得罪那蒋震了。”

“唉,当初你们要是对他好点,那该多好?”

……

被这么一劝,蒋家人更郁闷了。

而这个时候,赵家,却是喜气洋洋的。

早上因着去搬东西的事情,赵富贵和赵刘氏没做早饭,但中午的时候,赵刘氏却做了极为丰盛的一顿饭。

并且,原本就舍得放油的她,今天更加舍得放油了。

那青菜,她竟然光用油来炒了,都没加水煮!

那鸭子,她竟然用油炒了炒,红烧的时候还放了酒!

那只鸡,她竟然没想着放水里煮好煮出鸡汤来喝,而是放进了瓦罐里蒸!

……

这样的做法,当然不是赵刘氏一个没什么见识的农村妇人想的出来的,事实上,她是在厨娘李氏的指点下,才知道原来做菜还能这么做的。

“之前金哥儿吃饭,都是你做的?”赵刘氏闻了闻那锅鸭子散发出来的浓郁香味,问道。

“是,老爷让我专门给夫人做饭。”李氏用带着口音的话对着赵刘氏道。

“蒋震对他还真好。”赵刘氏心里高兴极了,她这忙了一辈子,可不就是为了让儿女过得好吗?现在她的儿子,这是过上好日子了。

赵刘氏心里这么想,其他人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蒋小妹看着赵金哥,就有点羡慕。

之前看热闹,她也去了,也同样被吓住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大哥竟然这么厉害……

她有个这么厉害的大哥,以后……蒋小妹刚要这么想,就被泼了一头冷水。

蒋震一直在和赵金哥还有赵富贵赵刘氏说话,却压根没有看她一眼。

她大哥已经彻底地跟赵家成了一家,虽然没改姓却也差不多了,她却是姓蒋的……

因着这个,蒋小妹倒是一点都不敢得意,这会儿还忙前忙后不停地给赵刘氏帮忙。

这顿饭,蒋震吃的非常舒心。

他就喜欢吃肉,而今儿个桌上虽然没有猪肉,但一只鸡一只鸭,也能让他放开了吃了,尤其是那只鸡。

这鸡放在瓦罐里蒸了很久,但肉一点都不老,香味还全部锁在肉里……两个鸡翅膀带着翅根,全被蒋震啃了。

赵富贵他们都喜欢吃肉不爱啃骨头,倒是便宜了他。

还有那鸭子的味道也非常好,以前赵刘氏做的鸭子,一直带着股鸭子的味道,这次的鸭子却没了那股味道,而且汤汁都烧干了,特别入味儿。

便是那几道素菜,也都非常好吃。

蒋震吃得很饱,吃完后,就把自己要盖宅子的事情告诉了赵富贵夫妇:“爹娘,我们人会越来越多,以后肯定住不下,等下我会去一趟县城,买块地,然后在运河边上盖个房子。”

“好好。”赵富贵连连点头,他现在对蒋震非常服气,可不会去反驳蒋震的决定。

“爹娘,你们也跟着一起去吧,换上新衣裳去县城逛逛。”蒋震又道。

“好好。”赵富贵又连连点头。

赵刘氏这时候,倒是提了蒋小妹:“不如让小妹也去吧。”蒋小妹和蒋震一样都被蒋家亏待,这让赵刘氏对蒋小妹有一种移情作用,挺喜欢这孩子的。

而且,再怎么说,这也是蒋震的妹妹,就算看在蒋震的面子上,她也不会对蒋小妹不好。

“小妹还是等下次去吧,现在连合适的衣服都没有。”蒋震看了还穿着破旧衣服的蒋小妹一眼,又道:“李氏和若儿刚来,小妹你就带他们熟悉一下这村子好了,他们的行李搬到你的屋里,暂时和你一起住,要是你觉得不方便,就弄点帘子什么的遮一遮。”

蒋震并不讨厌蒋小妹,不过他没跟蒋小妹接触过,也称不上喜欢,蒋小妹对他来说,就是个路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之前才会没管过蒋小妹,只是,他对蒋小妹没感觉,原先的蒋老大,却是很喜欢蒋小妹的,所以他会去帮蒋小妹。

不过,他会帮蒋小妹摆脱蒋家,给她找一门亲事,却并不打算让她融入到自己的家庭里来。

“好。”蒋小妹应下了。

“我带回来了一些布,里面有一匹暗红色的,等下让若儿拿给你,你可以拿来做两身衣服。”蒋震又道。

蒋震在现代的时候,年纪不小了,已经三十多岁,再加上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让他对未成年人总是多了一层宽容的——小孩子而已,只要没有恶毒心思或者违法犯罪,就没什么好计较的。

所以,当初何秋生跟他要东西,他并不生气,后来还会救他。之前给赵金哥找伺候的人,他一眼看中了瘦小的若儿,也是想给这孩子找个轻松的活儿——赵金哥可不是难伺候的人。

轮到蒋小妹……他也不介意让她过好点,反正花不了几个钱。

蒋震这次去县城,是坐那艘大船去的。

赵刘氏和赵富贵都想要坐大船,而他自然是要满足他们的。

“这船真好。”赵富贵上船之后,就摸起了那艘大船,眼神炙热。

“你别乱蹭,小心弄脏了新衣服。”赵刘氏站在赵富贵身边,提醒道,提醒了一句之后,又平平的,有点僵硬地转过头,好奇地打量起周围来。

上船之前,赵富贵和赵刘氏都换上了蒋震从京城带回来的新衣服,除此之外,赵刘氏还戴上了蒋震带回来的几样首饰。

头发上插了金簪子之后,赵刘氏就不敢动自己的脑袋了,唯恐头上的宝贝会掉下来,手腕上的金镯子也让她有种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的感觉。

她想要给别人看自己手上的金镯子,但又怕别人看得眼热来抢自己……

如此一来,赵刘氏不免有些纠结。

她可以说坐立难安,看到赵金哥,就连忙拉住了赵金哥的手:“金哥儿,你快过来,来帮娘看看……娘头上的簪子没歪吧?”

“娘,你头上的簪子没歪,挺好的。”赵金哥道。

“没歪就好……”赵刘氏松了一口气,又看着赵金哥皱眉:“金哥儿,你怎么都不戴点首饰的?”

“我又不喜欢这些。”赵金哥道。

“不喜欢也要戴啊,那些男人就喜欢女人和双儿穿颜色鲜亮的衣服,戴首饰。”赵刘氏道:“蒋震给你买的首饰,你还是拿出来戴戴比较好。”

“娘,蒋震也不喜欢这些,他都没给我买首饰。”赵金哥道,蒋震给赵刘氏买了好些首饰,但没给他买。

赵刘氏闻言不免惊讶:“他没给你买首饰?他怎么不给你买首饰?”她都得了好些首饰,赵金哥没有?

“因为我不喜欢。”赵金哥道,不想再跟赵刘氏说这个了。

他长这副模样,戴首饰真的一点都不好看。

何西村离何成县不远,大船开了没多久,就到了何成县。

赵刘氏已经很久很久没来何成县了,从船上下来之后,不免东张西望的,但很快,她就克制住了自己四处看的欲|望。

她穿着这么好的衣服,应该要端庄一点才对,一直东张西望的,肯定会给蒋震丢脸……她还是忍一忍,不要再四处看了。

蒋震注意到了赵刘氏的不自在,主动解说起来:“娘,你看那边,那边是布店,我去那里卖过布,至于那里,那里是个茶水摊子,一文钱能来一壶茶……”

“喝水都要钱啊……”赵刘氏感叹了一句,听着蒋震的解说,整个人倒是越来越放松了。

赵刘氏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大好,以至于没怎么下过地,皮肤在村子里算是白的,这会儿她笑眯眯的,满脸和善,瞧着倒是真的有些像个出身富贵人家的老夫人了。

赵富贵瞧了她一眼,又看到周围很多人都在看她,忍不住就哼哼了两声。

“爹,我去买地,你们先逛逛,等我办完事,就找你们去酒楼吃饭。”蒋震带着人四处逛了逛,便道。

运河那边,很多地是赵家的,但也不是所有的地都是赵家的,还有好些地是无主的,这样的地要去跟衙门买,还要找衙门的人去丈量过。

蒋震知会了赵富贵赵刘氏一声,就带着何春生何夏生办事去了,留了蒋明王海生以及其他几个人跟着赵家人。

蒋震先去见了杨江,然后便跟着杨江去了衙门,还见到了何成县的县令。

他原本其实并没有见县令的打算,毕竟以他的身份,见官是要跪拜的,只是去了衙门那边,他刚说出自己的名字,那县令便来了,还早早地扶起了他,没让他真跪下去,并对他一阵好夸。

这县令,毫无疑问是郑家的人。

见状,蒋震松了一口气,而正如他所料,事情办得非常顺利,县令甚至直接表示,再过几天,那边的地就会是他的,价格还便宜。

这县令如此示好,蒋震当然不可能没有表示,当下就给这位县令送了一些从京城带来的药材皮毛,一直恭恭敬敬的。

双方相谈甚欢。

“老大,这才不到一年,你竟然就这么厉害了。”杨江看着蒋震,忍不住有些感慨。

他第一次见蒋震的时候,蒋震一穷二白的,没想到大半年过去,竟然就成了一个连县太爷都要对他礼遇的人。

他突然有些庆幸了,庆幸自己当初被蒋震打了之后没有去找蒋震的麻烦。他要是不识相去跟蒋震作对,现在还不知道会成了什么样子。

“我也挺意外的。”蒋震笑道:“对了,你叫上衙门里相熟的人,我请你们大家喝酒。”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蒋震既然打算在这何成县住下去,和那些衙役搞好关系,这是必须的。

“老大你放心,我肯定把该请的人都请来。”杨江笑了笑,就请人去了,蒋震见状,又让何春生去县城的屠户那里问问,问他有没有足够的猪肉,他要买一些来送人。

这天傍晚,县城的酒楼里非常热闹,衙门里的衙役和那些办事的小吏全来了,都聚在酒楼下面喝酒吃肉。

蒋震只花了二十两银子,就让酒楼置办出了能让这些人吃的非常满意的席面,除此之外,他还让何春生给这些人每人准备了一个篮子。

每个篮子里,都有一大块猪肉,十个鸡蛋十个鸭蛋,外加一包点心,东西不多,但在这时候,也是一份很不错的礼了,这些人自己吃了酒席,回家还能让家里人也改善一下伙食。

衙役们都在楼下吃饭喝酒,蒋震的几个手下也在楼下和他们说话拉关系,但他带着赵金哥和赵富贵夫妇,却在二楼吃饭。

赵金哥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在京城的时候又长了见识,并不觉得在这里吃饭有什么,赵富贵和赵刘氏两个人,却不安极了。

他们竟然在一群官爷的头顶上吃饭,这……这……

赵富贵都不敢多动了,就怕弄出动静来,让下面的官爷不高兴。

“爹,娘,你们不用这样……以后这样的日子多了。”蒋震安慰道。

“唉……我就是有点缓不过来。”赵刘氏道。

赵富贵和赵刘氏很不自在,但桌上的东西,他们却一口都没少吃,甚至还将之吃得一干二净——这么贵的东西,不吃光那也太浪费了!

蒋震这日把那些衙役送走的时候,他手底下的人,已经和这些衙役称兄道弟了,那些衙役还对他一口一个蒋老爷。

而就在这时,蒋家人也在吃饭。

蒋家已经分家了,但因为厨房里的东西还没分好,这顿饭是在一起吃的。

以前他们一家子一起吃饭,便是没得吃肉,桌上总也是有鸡蛋的,但现在,却只有水煮青菜能吃,蒋老太还舍不得放盐。

蒋成祥和蒋成才都是吃饭比较挑的,虽然饿了,但也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筷子。

蒋成祥如今看蒋成才特别不顺眼,蒋成才也厌恶自己这个冷血的弟弟,两人都不愿意跟搭话,瞧见这一幕,蒋屠户不免叹气。

蒋老太心里也不高兴的,尤其是……那蒋震竟然赚了大钱了……

“成祥,你之前不是说我们可以告蒋震那什么不孝吗?他当初把我们吓唬住了,我们没告成,你说,现在能不能去告?”蒋老太突然问道:“他是我生的,他赚的钱,应该都给我才对!他怎么能不管我这个当娘的?!”

蒋老太这话一出来,蒋家人全都一愣,尤其是有点见识的蒋成祥。

这年头,儿子要告当爹的,不管告什么,都要先挨一顿板子,但这爹娘告儿子,却绝对一告一个准。

毕竟,大齐可是以孝治国的!

蒋震如今发达了,竟然不管父母,这可是大不孝!

他们之前不敢去告蒋震,是因为蒋震吓唬他们,说他们要是敢去告,就要拿了刀子去衙门里砍人,可现在……蒋震不是自己都承认了,如今的他已经豁不出去了吗?

蒋家人的眼里,又燃起希望来。

便是不能让蒋震把他赚的钱全都吐出来,他们稍微挖出来一点,那也能让他们衣食无忧,把卖掉的地再买回来啊!

兴许,他们还能买回来更多的地!

蒋家人面面相觑,越来越激动,第二天,蒋老太还就换了一身破衣服,哭哭啼啼地上衙门告状去了。

“你要告谁?”有衙役问道。

“官爷,我要告我大儿子忤……忤逆不孝!”蒋老太哭道。

这何成县的县令,是一心想要往上走的,虽然不见得多么清廉,对百姓却也不错,有人告状,更是每次都会升堂。

那衙役听到蒋老太这么说,当下又问:“你大儿子是谁?你可有状纸?”

“我大儿子,便是何西村蒋镇恶,他现在改了名字,叫蒋震。”蒋老太道,然后又把蒋成祥早就写好的状纸拿了出来。

“蒋震?”那个衙役诧异地看了蒋老太一眼,拿着状纸就进去了。

昨儿个蒋震还请他们吃饭喝酒来着,今天就有人来告他了,还真是巧……

这衙役去找和蒋震认识最久的杨江去了。

蒋老太瞧见那衙役进去了,便心情激动地在外面等着,结果等了许久,都没见那衙役再出来。

如今天冷,她一直在外面吹风,被冻得眼泪鼻涕全下来了,偏偏刻意穿的破衣服还不保暖……

无奈之下,她只能又拦住了一个衙役,询问起来。

“官爷,我是来告状的……”

“别拦路。”那个衙役皱眉看了蒋老太一眼,又道:“还有,告状前,你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可别没告了别人不说,还丢了自己的命。”

“什么?”蒋老太一惊。

到底这是个老太太,那衙役倒是提醒了一句:“蒋震蒋老爷昨儿个还来了衙门和县太爷一起喝茶呢,你来告他?”

“什么?!”蒋老太被吓到了,蒋震竟然能和县太爷一起喝茶?这……这……

“还有,谁不知道你苛待他,都将他赶出去了?”那衙役又道:“你还打算在这里待多久?蒋老爷的手下就要来了。”

也真是巧,这衙役话音刚落,蒋老太便看到蒋明和何春生一道从远处走来了。

蒋老太来的时候,特地穿了一身破衣服,做出一副穷困潦倒饭都吃不饱的模样来,被冻过之后,更是仿佛风一吹就要摔倒,可这会儿……她猛地跳起来,就飞快地跑了,那速度快得,便是年轻力壮的人,都不见得追地上。

蒋震这时候还不知道蒋老太的事情,今天没什么事要做,他就窝在家里,对着赵金哥的肚子做起了胎教,给赵金哥肚子里的孩子念诗词,一边念,还一边不停地摸赵金哥的肚子。

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听得高兴还是想要抗议,他这么念的时候,孩子动的次数格外的多。

“我的孩子,这小腿真有劲儿!”蒋震被孩子隔着肚皮踢了几下,便忍不住夸道,又问赵金哥:“他踢你你疼么?”

“不疼。”赵金哥有些无语,这孩子就是轻轻动几下,也不知道蒋震怎么就一口咬定了他是在踢。

指不定孩子就是翻个身。

“不疼就好。”蒋震笑道:“我换本书来念。”

蒋震很快又念了起来,而这次,他才念了没几句,外面就传来了赵刘氏的声音:“蒋震啊,你叽里咕噜这说的是什么呢?好好地话,怎么说得怪模怪样的?”

蒋震念书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用了普通话,很显然,赵刘氏听不懂……

“娘,蒋震他说的是官话,京城那边的人,都这么说。”赵金哥对着赵刘氏道。

“官话?当官的说的话?”赵刘氏一惊。

“可以这么说,人家当官的,都这么说话。”赵金哥认真地点头。

“蒋震还真厉害……”赵刘氏感慨起来,一转身,就忍不住跟人念叨了。

“你们知道不?蒋震他会说官话,当官的才说的话!”家里有钱的事情不能往外说,这个总是可以说的……赵刘氏又道:“他还识字,会用官话来念书!”

“真的啊?”和赵刘氏说话的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当然是真的。”赵刘氏很肯定:“他也真是的,金哥儿的肚子才一丁点大,就说要教孩子读书,整天对着金哥儿的肚子念书……这官话,多厉害啊,哪有跟个肚子说的……”

“赵刘氏啊,蒋震他没读过书啊,你说他怎么就识字了,还会说官话?”那人打断了赵刘氏的话,疑惑地问道。

“指不定他是遇上神仙开窍了。”赵刘氏随口道,又继续往下说:“蒋震说,孩子在肚子里,也能听到外头的声音,他天天给金哥儿肚子里的孩子念书,教孩子念书,指不定将来,咱们家还能出个秀才老爷!”

赵刘氏没啥见识,觉得能当上秀才,就已经很好很好了!

至于跟她说话的人,却是压根就没听她后来说的那些话,光琢磨着她前面的那句“遇上神仙开窍”了。

在蒋震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何西村的村民自发地给他的变化找了一个理由。

蒋老大能突然变得那么厉害,是遇上神仙点化,开窍了!就说他一定是个有福气的人!

这话,到底也不过是大家伙儿私底下说说而已,几天后,县里的许多衙役小吏来到何成县,却让他们着实被惊了惊。

蒋震竟然买下了那么大一块地……他的地,可比赵大户家都要多了!

就是……那块地不好种东西啊……

喜欢独宠丑夫请大家收藏:(www.yiyuzw.com)独宠丑夫逸云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独宠丑夫最新章节 - 独宠丑夫全文阅读 - 独宠丑夫txt下载 - 决绝的全部小说 - 独宠丑夫 逸云中文

猜你喜欢: 如何捕捉野生卧龙参商侯门娇香大副不容易最后两千块长安调[重生星际]异兽废柴和堕落之主谈恋爱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继母难为老婆的量词是一只[快穿]逆袭成男神重生之宿敌当主角遇上bug权宦心头朱砂痣当不成主角的我只好跑龙套了![综]人鱼媳妇超厉害天官赐福[综武侠]我是你妹啊神尊屠天女大三千位列仙班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神魔之玥上为尊定海浮生录[慢穿]我靠种地赚功德乱世红颜梦
完本推荐: 大符篆师全文阅读铁掌无敌王小军全文阅读修炼狂潮全文阅读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另类情敌(GL)全文阅读破云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星程攻略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八零土著沉迷美食全文阅读拯救残疾男主(快穿)全文阅读天师问鼎[娱乐圈]全文阅读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盛世谋之凰途霸业全文阅读缪斯全文阅读女主翻身做豪门全文阅读气冲星河全文阅读随身空间农女奋斗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朝为田舍郎我的帝国无双白月光分手日常皇家级宠爱重生之实业大亨玩家超正义最初进化生命的继续我在豪门当夫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在无限世界成为大佬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于他掌心骄纵被赶出家门后我暴富了从指环王开始穿越之我在古代送外卖永恒圣王他从地狱里来轮回乐园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末世胖妹逆袭记神豪的疯狂捕鱼系统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禁区之狐逢春万古神帝妖龙古帝

独宠丑夫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独宠丑夫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独宠丑夫txt下载手机版 - 决绝的全部小说 - 独宠丑夫 逸云中文移动版 - 逸云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