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逸云中文 >> 独宠丑夫 >> 准备去京城

蒋震这一次带着手下和两条船,基本只在何成县附近转悠,去的很多地方,直接就是他和王海生去过的,因此相对而言,还是很安全的。

但到底是第一次出门,因而他不得不加倍小心,也有很多事情要忙。

吃过晚饭稍微眯了一会儿,蒋震就起来了,而这个时候,他们的船也缓缓靠近了府城,并在一个码头上停下了。

在船上待着,蒋震的那些手下都觉得挺新奇,没人觉得厌烦,但当船靠岸,蒋震让他们将一些货物提前搬下船,并且安排人守夜的时候,他们之中,就有人不乐意了。

那人当然就是刘黑头。

“都晚上了,凭什么还要我们干活?”刘黑头不满地说道,试图煽动自己的身边的人。

“你可以不干,更可以不跟着我……你以为我要找几个给我做事的人很难?”蒋震冷笑着看了过去。

他之前什么都没有,想招人也不会有人来,再加上他担心刘黑头那伙人不收拾服帖了会聚在一起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才会收了这群人,但等以后……

其实还是王海生何氏兄弟这样任劳任怨的人更好用不是吗?

蒋震这话一出来,刘黑头心里就是一跳。

他自己是个睚眦必报的,便觉得蒋震多半也是这样的。

他跟着蒋震,有那么多人看着,蒋震为了不让手下寒心总不能把他怎么样,可要是从这里走了……

蒋震那家伙,可是见过血的!

刘黑头顿时不吭声了,开始乖乖干活。

其他人听到蒋震这话,也是一惊,仔细想想,更发现蒋震说的挺对的。

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人,凭蒋震给的待遇,以后想招人简单的很,倒是他们……离了这里又当不成打手了,他们能干什么?

这些人干活的时候更加卖力了。

蒋震对此很满意,也琢磨着应该将惩罚奖励措施弄得更完善一些,以后如果有做事散漫的,直接赶出去就好。

当然,他觉得那样的人应该不会有……这些人现在其实都挺听话的。

忙了一个多时辰将货物搬下船放在空旷处,又安排了人守着,蒋震便回船上去了。

赵金哥也帮着搬货记数了,到了房间里,蒋震就握住了他的手:“累不累?”

“不累。”赵金哥道,这点活儿对他来说真算不上什么。

虽然赵金哥说不累,但这毕竟是他们第一次出门,这晚上蒋震并没有打算做什么……结果……

“蒋震,你之前说晚上要教我……你要教我什么?”在黑漆漆的舱房里,赵金哥好奇地问道。

蒋震要教赵金哥的,当然是不让床板摇起来的方法。

比如说……赵金哥蹲在他上头,自己上下动。

赵金哥很隐忍。他自觉已经很主动了,可对蒋震来说,他其实非常羞涩。

当然,有个羞涩的伴侣并不坏,蒋震挺享受一点点开发赵金哥的,更别说赵金哥还总是非常配合他了……

这次,他们两人还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也就只有在一切结束,赵金哥从他身上下来的时候,腿一软磕在床板上发出了“砰”的一声,不过这声音在船上太常见了,决不至于让别人怀疑什么。

蒋震觉得挺可惜的。

赵金哥也觉得挺可惜的,这位置不大好,做完之后那些东西就都流出来了,对怀孩子不利。

这么想着,赵金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肚子不舒服?要我帮你清理一下下吗?”蒋震道,他记得做完之后,应该是要清理的,要不然容易拉肚子。

他第一次的时候太激动忘了,后来就想过要这么干,结果赵金哥不乐意……他看到赵金哥没拉肚子,便也没有强求。

这估计是双儿的构造跟男人有些不同的缘故,可惜他压根就没看出什么不同来。

“不用了。”赵金哥连忙道,这时候怎么能清理?他娘说了,最好平躺着别动。

赵金哥给自己擦了擦,就躺下了,蒋震瞧见这一幕,伸手摸了摸他的肚子:“你说,里面会不会已经有孩子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之前村里人说我估计不容易有孩子。”赵金哥有些失落。双儿本就不像女人那样容易有孩子,更别说他这样一个不像双儿的双儿了。

“没关系,慢慢来。”蒋震亲了赵金哥一口,他觉得没孩子也挺好的。

如今天已经很热了,舱房里更热,虽然他们都已经习惯了炎热,但刚运动完一场,总归是不大好受的。

赵金哥拿了一把扇子,就慢悠悠地给自己和蒋震两个人扇风,摇着摇着,还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蒋震拿过那扇子,又给他扇了一会儿,然后扔掉扇子,和他一起睡了。

第二天,目的地是府城的商人,就都从船上下来了,同时,蒋震让人去码头上转了几圈,带回来几个要去的地方和他们的航线相同的商人。

那些商人都愿意在付出一些银子之后搭乘大船,毕竟在江南这地界儿,大群的水匪很少见,也就是说坐大船基本很安全。

因着昨天晚上就已经把货物搬下了船的缘故,这天其实并不像蒋震想象地那么忙,中午吃过饭之后,他还抽出了时间,可以带赵金哥去逛逛。

交代王海生和何氏兄弟把船看好,蒋震就带着赵金哥出去了。

“老大他对赵金哥真好,真看不出来他竟然这么疼媳妇儿。”有人过来跟何氏兄弟搭话。

何春生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要是早知道蒋震这么好,当初他就早点把弟弟许配给蒋震了……可惜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

“对了何春生,听说你有个双儿弟弟长得很俊……你看看我怎么样?我发誓,我也会跟蒋老大一样疼媳妇儿的!”那人又道。

何春生脸都黑了,这人长得这么丑,还敢惦记他弟弟?

想到这里,何春生不免又瞪了刘黑头一眼。

何春生和刘黑头是有大仇的,不过因为当初刘黑头去何家抢人,带的就只有他自己的堂兄弟的缘故,因此何春生和其他人倒是没什么矛盾,就是看刘黑头不顺眼,何夏生更是整天盯着刘黑头不放。

被这么盯着……刘黑头觉得挺安全的,至少这说明这些人没打算把他捆了石头扔河里不是吗?

蒋震去买了几块布,然后又找到之前帮他做衣服的裁缝,委托她做几面旗子。

他这个镖局要开起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这镖旗就要做起来。

“这上面要绣什么字?”那裁缝问道。

“就绣一个‘震’字好了。”蒋震道,然后又提出了一些意见。

从裁缝那里离开,赵金哥就兴奋地看向蒋震:“你真的要开镖局?”

“是。”蒋震笑道:“我们总不能一直窝在乡下。”

其实,如果是在现代,蒋震并不介意当个普通老百姓,毕竟普通老百姓有吃有喝,生活不算差了,一般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但这是在古代。

你窝在乡下什么都不做,谁知道会不会什么时候天降大祸,就没命了?

就说再过个十几二十年,他不像现在这样有力气了,年老体衰,那时候要是来个征兵令,他是不是就要被拉去当兵了?

也许他有点钱,能免了兵役,但何成县的县令要是换了个爱捞钱的,他又没点背景,保得住家业吗?

就算这些事情都没有……这大齐存在都几百年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改朝换代,到时候他们若只是老百姓,那绝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蒋震想的有点远,看到赵金哥不解,就慢慢地和他说了起来。

赵金哥之前眼界所限,从未想过这些,如今听蒋震说了,才发现自己以前想的实在太少。

“不过这些都是我瞎想的,指不定我们什么问题都不会遇上。”看到赵金哥满脸纠结,蒋震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还捏了捏。

蒋震带着赵金哥在府城吃了一碗甜甜的泡开之后看起来晶莹剔透的藕粉,又买了一个烧饼给他吃,赵金哥本想拒绝,但想想蒋震昨天讲的故事,却忍住了。

蒋震见状,心情不错地咬了一口自己的那个烧饼。

他现在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穷了,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还不行,但街边买点小东西吃真没什么关系。

他们的船第二天才离开府城前往下一个县城,同时,队伍的各个方面也上了正轨,不需要蒋震时刻盯着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蒋震开始教赵金哥背乘法口诀,学阿拉伯数字。

在这大齐,是没有阿拉伯数字的,但蒋震觉得学数学还是用数字更方便,也就将之交给了赵金哥,顺便出了很多加加减减的算术题给赵金哥做。

按照他小时候学数学的经验,这东西要算的快,还是要多练!

这时候的人几乎不学数学,数东西都要掰手指头,赵金哥学这些也就学得很吃力,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学得非常认真,甚至已经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到蒋震了,再过些日子,说不定还能独当一面。

蒋震教他的劲头更足,同时自己也每天努力学习,争取写字的时候不写出缺胳膊少腿的字来……

这趟出门,他们在外面待了将近二十天。

蒋震本以为这一趟少说能赚几十两,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这一趟下来,不仅没赚钱,反而倒贴了一点……

不过,这并不是因为这生意不赚钱,恰恰相反,这生意赚的很多的,刨除成本,蒋震能有将近一百两银子的收入,只是他一开始的时候,忘了算在各个地方打点所需的费用了。

在其中几个县城,他的船刚停下,就有衙役过来询问了,这边打点一点,那边打点一点……虽说每次不过几两银子,最后加在一起,却也将利润花的一干二净。

但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头,而且他打点过一次,接下来也就不需要再打点这么多银子了,遇到有人过来的时候给个一两银子让人喝酒就已经足够。

回到何成县的时候,蒋震不仅把带出去的商人都带了回来,还顺便带回来了一些其他地方的商人和货物。

两艘大船在码头上停下,立刻便有人开始装卸起货物来,看着热闹极了,也就是这时,杨江来了:“老大!”

“有事?”蒋震看向杨江。

“老大,郑大少让我在这里等你,他想见见你。”杨江道,他已经在码头附近徘徊了好几天,今天总算见到了蒋震。

郑大少要见人,自然是怠慢不得的,蒋震和手下人说了一声,便立刻找人去了。

去郑家和门房打听了一下,蒋震和赵金哥就再一次进了郑家,然后见到了郑大少。

郑逸给蒋震的第一印象,是个浪荡公子哥儿,但这回他衣着整齐,整个人收拾的非常精神,跟当初大不相同,眉眼间更是充满自信。

很显然,郑逸这是遇到好事了。

郑逸确实遇到好事了,他已经把纸牌的事情筹备的差不多了,藏着掖着已经两个月的好东西,也终于可以见光。

除此以外……他突然发现,蒋震比他想象的还要有想法。

虽然不明白一个没离开何成县的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想法,但只要蒋震能给他带来好处,他也就并不在意那些。

“蒋震,你挺不错的,竟然能想得到那样一个法子来赚钱。”郑逸道。

“郑少夸奖了,我不过就是赚点辛苦钱而已。”蒋震道。

“现在也许只是赚点辛苦钱,以后可说不定。”郑逸道:“你是给自己弄了一个镖局吧?我这里有一门生意,你要不要接?”

“什么生意?”蒋震问道,却已经打定主意要接了。

他弄出这个镖局,甚至把赌坊的打手也弄过去,便是希望能引起郑家这位大少爷的注意的。

“我要去京城,希望有人能护着我去。”郑逸道。

“郑少,您身边应该不缺保护的人?”蒋震有些疑惑,郑家的下人伙计非常多,郑逸要去京城,按理不需要他来保护。

要知道……他原本也不过是想接点帮郑家运货的生意而已。

“你不知道,北边可没有咱们这边这么太平,保护我的人,自然多多益善。”郑逸道。

江南富裕,便是有些人没了地,也是能靠着给人做工把日子过下去的,但北边不一样。

那里有些地方地广人稀天灾又多,稍有不慎就会出现流民,那些流民日子过不下去了,还会落草为寇。

在江南水匪很少,但在北方……土匪那是一窝窝非常多的,水匪少一些,却也有。

他们郑家在何城县很有脸面,走出去就什么都不是了,那些土匪水匪撞上他,肯定是要把他给抢了的!

郑逸是个惜命的,他要去京城,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更何况……他还想和蒋震多聊聊。

之前和蒋震说话,他就有种受益匪浅的感觉,现在自然也就希望能从蒋震身上多挖点东西出来。

“郑少能给我这个机会,我求之不得!”蒋震立刻就道。

“那你去准备一下,十天后我们出发。”郑逸笑道。

喜欢独宠丑夫请大家收藏:(www.yiyuzw.com)独宠丑夫逸云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独宠丑夫最新章节 - 独宠丑夫全文阅读 - 独宠丑夫txt下载 - 决绝的全部小说 - 独宠丑夫 逸云中文

猜你喜欢: [希腊神话]大地之父当主角遇上bug每天起床都看到反派在抢戏独宠丑夫边缘人物她重生了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五月泠乱世红颜梦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魔妃独尊长安调快穿之糟老头山有木兮亡国后我嫁给了泥腿子极品女仙打铁匠的娇蛮妻安息日定海浮生录神魔之玥上为尊大佬穿成女配(快穿)寻找异能之主嫡后女帝最后两千块大佬宿主在线更改任务(快穿)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
完本推荐: 阿莞全文阅读未来之师厨全文阅读时光之心全文阅读巫师世界全文阅读异香全文阅读邪龙道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花滑学霸女神全文阅读惊悚练习生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极品医圣全文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佛堂春色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心有猛虎嗅蔷薇全文阅读地球上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不良人满级绿茶被迫逆袭[快穿]星际美食带货女王[直播]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大唐逍遥驸马爷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我在豪门当夫人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从指环王开始西游之大道宝瓶轮回乐园玩家超正义末世胖妹逆袭记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回到三国战五胡寒门祸害我能赋予万物本源嫡长女她又美又飒最初进化元气少女之美食小当家我沉睡到了西游我在修罗场里乘风破浪乡野小神农醉欢眠明末亲军锦衣卫在第四天灾中幸存繁花锦绣不及你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带着作弊码穿游戏

独宠丑夫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独宠丑夫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独宠丑夫txt下载手机版 - 决绝的全部小说 - 独宠丑夫 逸云中文移动版 - 逸云中文手机站